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这是人们会说起的一年。这是人们说起就沉默的一年【金陵诗苑】2020年诗选合刊第50期

画家王宽秀作品:▼鸿运当头正文共:7956字,预计阅读用时:20分钟 【金陵诗苑】2020年诗选合刊第50期上刊诗友名录:马汉 包尘 龙秀银李威李不嫁靠山的海杨祥军艾妮克斯卢合枝郑海滨马蹄雁难归清谷天…

画家王宽秀作品:

鸿运当头
正文共:7956字,预计阅读用时:20分钟

【金陵诗苑】
2020年诗选合刊
第50期
上刊诗友名录:
马汉 包尘 龙秀银李威李不嫁靠山的海杨祥军艾妮克斯卢合枝郑海滨马蹄雁难归清谷天蒲阳河荼蘼花谢杉大榆金色海洋侯培云白铁滨天问严建国管泽富王丽慧席满艺天翅凤竹宋倩倩艾度庄贵德谷禾(看看)北川谢桂明朱洪源不也先生丹人微尘沧海骆驼智者见智贾庆双乾世天缘 范朝霞凌语子伟东愫仐柔韧江玉中金陵倦客李虹辉晓君一生何求
(排名无先后)

马汉书法欣赏
这是人们会说起的一年
文/布莱希特(德国)
(鹰子分享)
这是人们会说起的一年。
这是人们说起就沉默的一年。
老人看着年轻人死去。
傻瓜看着聪明人死去。
大地不再生产,它吞噬。
天空不下雨,只下铁。
作于1940年
因为生活太失败了
文/包尘
他就对诗进行虐待
每天从鸡蛋里挑骨头
多么美好的一个瞬间
文/龙秀银
一树柳枝,一首现代诗
微风徐徐,柳枝斜斜飘动
柳叶频频吟诗
柳树下
几个挥舞丝巾照相的女人
多么像一群麻雀
即便在一年最后几天
文/李威
人们仍然在抓人
当然抓的是坏人
“法治(制?)社会么
就是犯了法就要抓
抓得越多,社会越好”
绝大多数人这样说
人们仍然在杀羊,甚至,更要杀羊
羊无所谓好坏
只是食品
人说“我的羊是好羊”
说的是食品的肉质好,成色好
抓坏人,杀好羊
抓坏人,杀好羊
好人们认认真真做好这两件事
过一个好年
2020.12.21晨7:55
天涯海角之歌
(选自:海岸线诗歌|李不嫁:发怒的巨鲸扬起尾鳍(10首))
文/李不嫁
多少年前
那两块巨石,紧紧挨在一起
平分了“天涯”与“海角”
那四个艳红的大字
让走到这一步的人若有所悟
现在我看到
刻有海角的那一块,被人为地
挪到了很远的海面,但仍磁石般,吸引着游客
就像离婚多年,儿子回家探亲,必定也去看你
2020-12-19
为诗正名
文/靠山的海
诗歌里没有词语的密林 ,
也不见修辞的栈道 ,
意象的峡谷黑幽幽的亮灿 。
好诗无言语状,离文字相 。
好诗不用靠想象。
擅于堆砌文字、极尽润色之能事,
能令人神鬼皆拍案叫绝,
手法高明的“诗人”
只能称为“诗匠”
能够找到回家的路,
能够做自己的主人,
能够念念守住自己的真性,
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诗人——
做不做诗,都是好诗。
诗是信仰 到诗为止。
那些胡说八道、为写诗而写诗,
加重妄想症状、不务正业的人,
愧对诗人的名号!
失误
文/杨祥军
孩子在舞蹈汇报演出中
做错了一个动作。没有引起不良后果
回到后台的孩子却哭得稀里哗啦
她不能原谅自己
父亲搂着孩子安慰她
心里五味杂陈
这些年他负责的民生项目失误的事多了
他从来没有为此内疚过
秋天的影子
文/艾妮克斯
影子再黑,它也是影子
何况它还是一个有血有肉有内涵的人
一只猛虎卧了千年
它就可以,所向无敌
向一池秋水发威
雨水在荷叶上敲鼓
唐风宋韵在一滴露上苏醒
那些追风的往事
不提也罢
我们是一群猛虎下山的人
把影子看成了一个一个的黑洞
2020.12.15

关于一只鸟的忧郁症
文/卢合枝
夜,冷得疯狂
我的头颅,像暴风中的塔
差一场恶雪,覆盖影子
结冰的心湖一寸寸
上升凝固的苍凉
沉默是一片寒月白光
耳孔飞出失落
生命像风,扫过尘世荒芜
野外有高树秃枝傲霜
被隐藏的记忆
浮现故乡一些短篱破屋
城市宽阔却挤不下小小脚印
时间的羽毛疏理疼痛
候鸟不再害怕枪声
却替另一棵古树伐倒忧心
一些廉价租房被拆得干净
小贩不见烟火,打工人流离
的忧郁症,像泡面喂养孤独
裂变
文/郑海滨
就像是一块石头
暗黑、粗糙,有裂痕;
在潘帕斯草原的湖边,
我遇到了他,
他在喂马,瘦骨如柴的马。
他告诉我:从我爷爷那辈起,
我们从未离开这个园子半步,
我的女人,你看,就是
葡萄架下的那个女人,
年轻时,她是多么的美丽啊!
但是,你看,这匹马,
城里的狗来了,就是你说的“资本”
它来了,一切都变了。
葡萄园一分为三,
大儿子,变卖一份,
在湖对岸的一个乡村酒吧,当调酒师;
二儿子,变卖一份,
去布宜诺斯艾利斯电视台,当记者了……
夜夜笙诗
文/ 马蹄
吟诵若羽毛纷纷落下
大湖投进石子
问路的举不胜举
猫蜷着,狗不吠
黑,扑在暗处
摇摇晃晃的影人提着红灯笼
在林子里招摇,呐喊
闪瞎月亮
深潭内,蛇与群蛇用力交配
留守老人
文/雁南归(江苏)
那棵老树日夜守在村口
寒风下,摇晃着残枝
用仅剩的几片叶子
打听每一个路人
努力活着
成了它最后的信念
风止了
又老了好多
等一场雪
文/清谷天(江西)
等一场雪
无非是抽空所有的想象
验证一下莫名其妙的喜悦
无非是等一句诗
一句关于红梅傲雪的好句子
我终日行吟
终日流浪
像鸟儿还没找到历冬的巢
像云在天上飘荡
像蚂蚁在地上奔忙
我不是身累
是心累
等我的灵魂找到归依
再也不想写诗
我不需要那么远的远方
更不去等待
那场混淆黑白的雪
小雪
文/蒲阳河(河北)
借用你的名字
唤出季节的空灵与皎洁
告诉白杨树的枝头
放下两三片枯黄
摆脱往事扯不断的纠结
落尽繁华
时间的枝杆露出素颜
刻进年轮的流水
洗涤过驻足的每一声鸟鸣
此刻 等待泅渡的沉默
需要一群带路的白蝴蝶
翻开一叶又一叶宣纸
风吹狂草 怎么写满失约
雪是不用躲的
文/荼蘼花
你说忽然想起我在檐下躲雨的狼狈
江南的你,一定没见过,雪落在南山。
好人。我要告诉你
雪是不用躲的,谁忍逃离那些洁白的轻盈轻盈的洁白?
你就展开你紧锁的眉,伸出你粉团儿似的柔荑,
让它们落上你葱葱的指尖无邪的眼底
而雪上还会给你无边的惊艳:
不防备间,林中就掉出一只松果
松果就引来雀鸟与小狐,
而这些促狭的小东西,
只在你心间留下它们窸窣的爪痕便逃之夭夭
任你在寥阔中懊恼沮丧
你也不必憾怨,你只需一心拥它入怀,拥它入怀
便会在无垠的萧素中,荡漾出十里桃园
今夜小寨
文/谢杉
一堆篝火
点燃了飞雪弥漫没有星星的夜
也点燃了羌族古老的传说
于是猫步追逐着羊皮鼓点,铆足了阳刚
掀起的气场
将羌族刀耕火种的狩猎文化
展现得淋漓尽致
……
这世界,哪有理由杜绝歌舞的传承
看这燃烧的激情
竟然把飞雪与寒夜屏蔽在了昨日
今夜
小寨无眠
地铁
文/大榆
早晨脚步匆匆
地铁把女儿从黄渠搬运到东大桥
小黄车像掠过一片大森林里的风
午夜脚步沉沉
小蓝车像隐约星海的一叶小船
地铁把女儿从东大桥搬运到黄渠
默立地铁站中心
我看见车窗内塞满不同时空的树叶
涌向出口的是今世复活的蝶蜂
呵,不是地铁在转动庞大的城市
是点点星光在牵动萤火虫飞翔的灵魂
苦菜花
文/金色海洋
当心情,潦草生长
总有一种苦香,沿着根茎
催生心花,朵朵开放
初冬夜雨
文∕侯培云(山东)
大珠小珠,敲我算盘……
有春雨之绵密,有夏雨之疾急
有秋雨之初凉,尔与众雨并无大异
所以详题初冬夜雨者,无非
借雨一状枕上听雨之人
如琢如磨,如切如磋……
我的孤独是想念花园
文/白铁滨
不愿一个人白桦林中徜徉
瞧瞧无名草摇曳的裙摆
听听汤旺河呢喃地惆怅
抖音不见你的弹琴
微信暂停午夜黑蒂之上
梅花鹿露出疑惑的目光
说过杜鹃花就来到我的身旁
落雪时节共舞一片雪花之上
是丢了机票还是爱琴海涌起了波浪
我的孤独站在小兴安岭上
一遍遍地听你留下的老唱片
让紫色念想盛开在白桦林旁
雪落温磬
梦中依然是俏丽的眉梢
牵手在白桦林徜徉
冬雪
文/天问
你抓住清晨最后一轮谈判契机
收购雪花,雪藏春绿
诱我以古意和流水
与我的青丝交换
并使我的暮色苍白
一文一文地贬值
——2020.12.22
宠物犬
文/严建国
没有人怀疑它对主人的忠诚
主人叫它向东,它不会向西
主人要它趴下,它不会站立
主人指向前面一个拾荒者
它奋不顾身地奔过去
咬住对方破衣角不放
主人喝令它回来
它回到主人身旁
睁着一对大眼睛
不知是认罚还是邀赏
2020.12.19
冬 至
文/ 管泽富
躺着睡觉 一会做梦
梦见雪下的深厚 一九七三年
几只白鹅在草房子门前迎着风
弯眉点燃天空
踏雪的脚蹈实一路雪穴
母亲说父亲回来了 城里走回的
一双新“解放鞋”试在我脚上 暖暖的
外面树枝上挂着长长的冰棍
翻一下身 继续做梦
雪还在下 二零二零年
父亲走了就没有再回来
雪来的时候
文/王丽慧(江苏)
雪,说来就来了
漫天都是飞扬的雪花
一朵朵 下得很大
似飞絮 似蒲公英的花
从高楼的窗 飘向枝桠
每一朵漫过眼睛
从树林沿着田野
落满风雪归来的路上
厨房里飘着羊肉的清香
热气腾腾 散上葱花
隔着城市的温度 慢炖着温暖
雪,很柔 很轻
一朵朵像说不完的家乡话
落在耳边 化成牵挂
停靠车站 我要接你回家
受害者
文/席满艺(山西)
终审宣判结束
人们轻轻站起身子
轻轻迈步退场
走出法庭
才开始轻轻交谈
她拽了拽我的衣袖
轻轻说,我想
开一个洗宫的店面
让她们,像过年清扫一样
洗个身子
——席满艺 :不敢正常署名,是不想让人读成受害者席满艺
画家范朝霞作品欣赏
故人
文/天翅凤竹(安徽)
语成句号
眉月 挂起回头
的续章, 老旧的相册
泛黄、 抑不住桃红的小口
也无法躲过潮的追缉
赶浪人 不见
柳岸花明 小村缄默
持一道残阳
经年的牙齿
扣不住生锈的锁孔
戳成里外的分界
穿线 打骨的神器
原于纳鞋的实景
踩过千山万水 却
纳不住 一粒泪珠的痛
如果我四十岁了
文/宋倩倩(安徽)
如果我四十岁了
你敢不敢抱我,亲我
把我当个风韵犹存的女人
而不是手感极差的老太婆
一点一点将积压的爱与想念
挥洒成两个人的快乐
床就要塌了。我们去坟墓里边
花前月下,耳鬓厮磨。尽情地生病
生自由这个瘪犊子
说古往今来的情话
成为感情里最大的骗子
也许我们会被聪明的乌鸦叼走
成为它能够喝到水的石子
但我们的光阴饱满
没辜负生来的使命
享受美好,有追求美的意识
真的,在我四十岁时
若能找到爱,绝不与扭扭捏捏为伍
若能找到性,绝不过
漏洞百出的生活
2020-1-19
買一件長睡袍
文/艾度
努力去搜尋
一件黑白花格子長睡袍
現在,已經有足夠的條件
從網絡上搜索購買到它了
我幻想三天到貨後
就可以穿着它在書房裏來回走動 和穿上它去接見一些拜訪者
甚至 我還幻想着神氣活現地叉着腰
再活上它個十七八年的
可事實上
現在淘寶上除了有些棉質和真絲面料的
只剩一些化纖產品
這種東西裹在軀體上涼颼颼的
似是輕飄飄的紙幡
沒有一絲歷史的厚重感
我想要那種復古工藝的
像是中世紀前手工紡織的亞麻布款式
它看上去雖然傳統古板
但能浸染
可以把時代的印跡流進這種自然生成的植物纖維之中
遺憾的是
當下
無論世界的哪一個角落
再也不出產手工紡織工藝的亞麻布睡袍了
書房裏我的夢
只是一個飄渺零落的幻想
終究
我是不可能把我一生的血淚浸染在亞麻布上的
也不可能令這2020年的艱難在歲末成爲這時代中最重要的鐵證
2020.12.24
让灵魂长满生活的芳香
文/庄贵德(云南会泽)
童年记忆
永远最美
欢笑与童趣
让生活充满希望与梦想
成长
总有忧伤、迷忙
烦恼在生命罅隙间滋生
往事
从双鬓滑落
记忆随年轮沉淀
四季总让眉梢挂满沧桑
岁月还将继续
曾经终成风景
忆过往,思今朝
人生总有起落
生命是个过程
不如把心安放
让心插上翅膀,让梦飞翔
灵魂定会一路芳香
原创于2020年12月24日零时8分
云南会泽
鲜花宁静
文/谷禾(看看)
鲜花开在那里。鲜花
宁静
鲜花开在草原,河谷。鲜花
开在山坡
鲜花开在孩子和羔羊的眼睛里。鲜花
——开在墓地
风吹……风不吹。鲜花,如此宁静
大地辽远,天空无限
活着与死去的人,一次次从芳香中走过
网络小丑
文/北川
用手机扭曲一张脸
用一簇火钓起一群鱼
和一只狗共进晚餐
和年龄说一句晚安
  
说出的话是发了酵的
用来听声的眼是不认真的
成双的手是不对称的
打出的字是很方正的
  
五寸屏幕,绽放痴傻的光
看见小丑笑了吗?
他会用手机扭曲一张脸
会用酵母包裹声带
还会用火焰钓上金鱼
  
用不对称的双手
用跃出水面的鱼饵
来拼凑一个时代的网络
岁月静好
文/谢桂明
春花开得灿烂
缕缕清香会留住眼睛
含有的泪珠
下满一角天空
我在一旁安静下来
看流水扬起细纹
几片经冬的落叶旋转
在水涡里浮沉
经历一生旅程
不愿再沾轻轻的尘土
河是最好的归处
蓝天把水映得很清
友谊之歌
文/朱洪源
你有一块天地
我有一块天地
来,来,來
我们把心灵的天地相互合并
共同创造明天的绚丽
你有一份情谊
我有一份情谊
来,来,来
我们把温馨的惰谊彼此奉献
明天的生活更美満甜蜜
冬天里的鸟雀
文/不也先生
数九,数不尽的九
一群枯叶一样的鸟雀
漫无目的地旅行
这些家伙自西飞向东
再从北奔向南,昏头
昏脑地转
累了就停下来休息,多少次地
坐下商议,怎样才能找到吃食
补充饿瘪了的肚皮
它们曾经踏着冬至的脚步赶来
橱窗里飘出的饺子香味让它们
个个发了疯
到哪里都会受到驱赶,这些随时
都想落地的枯叶,随着一声断喝
一阵风似的飘散
这一帮想打家劫舍的家伙胆子很小
一场雪的到来,原本的‘啾,啾’声
越来越弱
树叶越落越少,枯叶一样的鸟雀们
自己都不知道,有几只能熬过
这个冬天
孤旅
文/丹人
如果这世上还有圣地,
它一定在遥远的远方。
雪莲花——
你这圣洁的皇冠,
永远在世俗之外。
那些朝拜的石头,
堆积成山,
是一具具骸骨。
后来者,举起雪镐,
每一次雪崩,
都会奏响一曲挽歌。
谁是那个登顶的呢?
是燃血为火的人,
还是那个异化了的灵鹫?
算盘
文/微尘
我心里有一个算盘
小时候算计着什么好玩
读书时,算计着将来想做什么
长大后,算计着一定要找一个
貌美如花的妻子
工作以后,我开始算计怎样才能
赚到更多的钱,到哪里买房
多年以后,大部分计划都落空了
于是,我又开始了新的算计
我算计着 怎样才能让年迈的父母
身体健康,晚年幸福,长命百岁
我算计着 怎样才能写出有血有肉的文字
最后,我算计着 当我走完这一生时
不能白白地糟蹋了这一副皮囊
我算计着 是该把自己献给大地
去滋养草木,还是献给大海
去返哺鱼虾
2020-12-27

寂静的小巷
文/沧海
夜色被错落的灯光撬起少许
打开半扇门
孤独在暗处挪移
滑落的疲惫仿佛一场意外
的雨。有些冷
和自己聊聊工作以外的事
——新鲜的天空
河水流进午夜的瞬间
悬在路口的数字
像一群圈养在水池里的鱼
一片叶子举起整个冬天
或者说整个冬天举着一片叶子
风可以随意出没
而不担心遇到声音
花开或不开你都无法拒绝
小巷的寂静
2020.12.27
枫桥夜泊
文/骆驼
那次科举
状元原本属于你
却阴差阳错的,你落了榜
什么原因,谁能够考证
于是,你带着失落
夜泊于那座桥
渔火烧破了夜幕
风吹不干红叶的眼泪
寒霜也欺骗乌鸦,引吭高歌
月亮不解风情
这时候跑出来做什么
夜半山寺的钟声
匆匆忙忙地赶来,缝补
你已碎的心灵
可是,钟声
太过于手忙脚乱
错把你,如耶稣一样
钉在千年不失色的画卷里
下雪
文/智者见智
雨到处张罗
为雪公主出阁广发请柬
万物兴奋 梅窃喜脱单
缅怀毛公?(上平一东)
(毛公诞辰127周年)
文/贾庆双(辽宁彰武)
薄情圣诞念毛公,
华夏丰碑感世同。
倒蒋驱倭勋建国,
援朝抗美赫称雄。
兴工立宪三分界,
治教明农二弹功。
易俗扶商和共处,
坛堂永祭颂渊衷。
2020、12、26
寒鹊
文/乾世天缘
江南雨雪鼠冬峦,飘舞弥飞漫宇寰。
寒鸟凄鸣枝空颤,不知冷夜在何眠。
画家范朝霞作品欣赏
并非虚构篇
文/凌语子
山沟外溪水聚潭
榆树王国宠爱的公主
轰鸣的钢铁巨兽覆灭了一切,树桩
由灰暗旋转湿黄的边缘
大大小小的唱片阳光下暴晒
袭来山风,孤叶
在潭面扎堆取暖
落叶潭带着楼盘的枷锁
度假村的招牌勒出血丝
盼着月光携来秋夜
叶子纷纷落脚
他们推搡着,登上中心的舞台
唱针跑着圈
延绵数里的榆树林子场面奢华
风缠叶,叶嬉风
庚子年末
–举步迈向牛年
文/伟东(加拿大)
指针旋近2021
盾牌接踵亮相
厚望抵御晦毒偷袭
有座村庄 地球
举步迈向牛年
心愿 回归正常
最好 牛气冲天
(2020.12.20 于 多伦多)
2020岁末说给自己的话
文/愫仐
逆流中 弩行天赐的本色
艰辛中 一生的大半路已过
不堪回望的苦涩 让我著实懂了
这世界 越好的人
是要越受罪的
现而今
我们已经老了
我们没了力气 更没资格
再继续让自己 再继续受罪了……
撇下所有的过往吧
不管那过往是怎样的 让你不舍……
扔下所有的负累吧
要知道那负累都是 身外的
统统都是捆绑你的 枷锁……
好好款待自己吧
要坚定的告诉自己
我是最有资格享有善有善报的
要确定无误的告诉自己
我是最有毅力挣脱枷锁的
自私 是人类的共有基因
那是我们自己无力清除的
贪婪 是自私基因 疯涨的恶魔
恶魔已然世间 弥漫肆野
曾与神同一样貌与神同在的我们
引以为傲的我们
竟欣欣然被物欲俘获
堕为终生的物奴
原本至高至贵的灵羽
反被贪婪捆锁…….
魔迷的人类 已达至灭绝时刻
蝼蚁般我们
失丧了天赐的大能大德
唯有自救的天使之灵
尚能让我们
尽可重拾天赐的 大德荣光本色
我要告诉我
我是最不会
一径被这可怕的基因掌控的
我在以自尊自爱的样式
努力修补着 童真的自我
贪婪恶魔恣意的世界
自我的隔离 是我本能必做的
我要披肝沥胆
以我低到尘里最卑微的躯壳
将我孤苦酸涩的灵魂温情包裹 ……
寻个同一样心无旁骛的素人
用彼此的 相濡以沫
去告慰一生的 岁月蹉跎
以相互的 体温心热
升腾本初灵魂维度的 无量功德
网锁的世界
机器老公拥抱着机器老婆
人类的精英们
尽在为此欢呼雀跃大唱赞歌
造天地万有的至高神
在天上
静静的 看着 ……
下雪日
文/柔韧
1
窗外,一个模式
好像屋内的绿植越发翠绿
冬的现象越能体现
不变的冷
因为赏雪大都会激发真性情
像雪地里那些童年的乐趣一样
没有假动作
习惯已融于自然
站在窗前更多了些隐喻或不再隐喻
2
今日落雪
昨夜数过日历
温度,风向
会有几多黑夜?几份蜷缩
若再有横放的日子
是否还能像倒向雨夜一样
是否还会听到被玻璃撞碎的雨声
3
冬季有雪本不是无常
透明的事情
净化些浮沉
走进雪里,就像吻醉
——像雪一样地纯
在多年后的那天
字正腔圆地喊出一个人的名字
且又能听到那被玻璃撞碎的雨声
“侧身睡”。
在下雪的日子里
能读到寒冷,更能读到温暖
2020.12.29
夜幕
文/江玉中
突然间双目失明。眼前一片漆黑
夜幕的早降
让我一时很难适应
我只能在黑暗中彳亍,凭记忆
扳着僵硬的手指,数满天星星
金星、木星、水星、火星
牛郎星、织女星、北斗星、启明星……
其实,这些星星,现在于我
都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
我要好好地记住这些曾经的微光
让它们,在下一个光明到来之前
牢牢地占据着我思想的天空
冷空气来了
文/金陵倦客
彩虹伞下,孩子踢踏而行
斜风,密雨,溅湿时间的匆匆
我撑开的灰伞宽大
也只能罩住自己
冷空气弥漫的冬日清晨
棉坨坨的两个人,逆着风雨
一个正走向入世的坎坷
一个,饱经忧患
公交车停在站台,等我们冲刺
孩子送出一个喘息的谢谢
司机回以一笑,带着空调的暖意
人间,正值黄梅盛开
20201229晨
新年贴
文/李虹辉
兄弟,跨年了。天气开始降温
你我仍在红尘之中
只有寒风,吹过手中的酒杯
时间叮当作响。兄弟们
我们已见过那些
死亡和悲伤
或许该为离别的旧年唱首歌
这是最寒冷的时刻
那只酒杯里有幸福的哭泣
跨年了,兄弟。哒哒的马蹄
是你等着你爱的人
踏雪而来的声音,就像这尘世
等待着拥抱
等待新年的飞雪,这来自天空的
一封祝福的,洁白邮件
2020最后一首诗
文/晓君一生何求
昨天的那场雪,已把这个冬天点燃
我可以走进火焰的中心,让生命
充分地燃烧
再远一点,小寒成了大寒。天空
一而再的辽阔。一只鸟飞到时间的上面
飘过的雪花,像是它播种的语言
落进我的一本诗集。夜深人静的时候
一如春水,哗哗地响
在这声音里,草木和草木站在一起
有一种简单的,时光的美
有那么一刻说来就来的风
喊了我一声:客官,请了。当风再次
吹过的时候,我已不在原来的地方
不过,我知道我回不去了
当我走到零点,河水穿过河流
元旦
文/晓君一生何求
风雪中,一个男人的心中
一匹骏马飞奔。几缕炊烟在远处人家升了起来
雪越下越大,像一朵开不败的花
从土地里直起腰来的人们
所有的愿望,都在寻找一块风水宝地
路上白色的人群,充分利用身体最坚硬的部分
打磨着风
大地上成片的羽毛,努力要飞起来
那个敲钟的人,心中背着父亲。穿过
像一条河的街道
马汉书法欣赏
画家秦嘉业:锦上添花
画家王宽秀作品欣赏
【金陵诗苑】群像

上下滚动查看更多
【金陵诗苑】用稿要求
1,金陵诗苑公众号用稿以群内投稿为主,要求原创佳作,严禁抄袭,文责自负。
2,邮箱或微信来稿:诗歌5-10首(每首30行内),评论,随笔,散文千字以内,长篇小说连载不限字数,附百字简介和近照一张,欢迎自带配图配乐。两周内未见回复者,请自行处理作品。(原创首发佳作,忌讳一稿多投)
3,投稿微信:blstsmy2015
4,关于稿酬,个人专辑一周内打赏金额超出10元部分,与平台平分金色。不足10元,平台据为己有。合刊如有打赏金额,归平台所有。
免责:部分素材来源网络,版权属于原创作者,如有不妥请联系本公众号及时删除。致谢!
目前2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敬请关注金陵诗苑
主编:金陵倦客
稿源:金陵诗苑诗群内选稿为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