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三明汽车

药家鑫_药家鑫的话应验了

药家鑫 药家鑫一案 问题补充:晚上11点的农村能看见车牌吗? 楼上已经说明了,机动车在夜间行驶是需要按要求打开车头灯的,而在农村的视野能见度低,相对较暗。可以打开长灯,照明情况应该相对来说是比较好的。…

药家鑫

药家鑫一案

  • 问题补充:晚上11点的农村能看见车牌吗?
  • 楼上已经说明了,机动车在夜间行驶是需要按要求打开车头灯的,而在农村的视野能见度低,相对较暗。可以打开长灯,照明情况应该相对来说是比较好的。车牌的设计是在暗夜中有荧光的反射,相对很显眼,而且在药家鑫案件中那个肇事的车是新车,车牌是新上的话,那更能看清。
  • 药家鑫案件王新是什么东西

  • 问题补充:药家鑫案件王新是什么东西
  • 是个人名,咋个用东西来形容,楼上喷人的那位一定也叫王新,你这么说他肯定生气,可以理解,以和为贵
  • 为什么药家鑫判处的是死缓?而夏俊峰判处的是死刑呢?药缓刑的依据在何处?

  • 问题补充:为什么药家鑫判处的是死缓?而夏俊峰判处的是死刑呢?药缓刑的依据在何处?
  • 你还是先弄清楚再说吧。药家鑫也是死刑立即执行。
  • 药家鑫案赔偿受害人4w,而夏俊峰案却赔偿65w,既然都是故意杀人,差距为何这么大,难道农妇就比城管命贱。

  • 问题补充:药家鑫案赔偿受害人4w,而夏俊峰案却赔偿65w,既然都是故意杀人,差距为何这么大,难道农妇就比城管命贱。
  • 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按照我国目前法律来说,首先,附带的民事赔偿,是基于“犯罪嫌疑人自身赔偿能力”来计算的。犯罪嫌疑人亲属(包括直系,旁系)没有强制的法定义务为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行为“埋单”,即便是子女,父母及配偶。但如果其亲属愿意支付赔偿,也是可以进行调解的。几个案例:第一个,是南京张XX醉驾案,这是第一起醉驾被以危害公共安全的罪名起诉的案子。当时除了多名死者家属外,还有数名伤者。张XX本人持有的合法财产其实并不足以支付赔偿,但案件最终赔偿总额接近的几百万元,除了张XX本人财产外,还有其妻子,父母自愿赔付给死者家属及伤者,最终张XX判处无期徒刑。虽有花钱消灾的嫌疑,但受害者家属确确实实得到足额赔偿。第二个,则是重庆的某强X杀人案。犯罪嫌疑人先是诱骗两名小学六年级女生至其家中,并对其猥亵,遭到反抗和呼叫后,害怕行为败露的嫌疑人残忍杀害两名女生并分尸。判决结果,犯罪嫌疑人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赔偿两名受害者家属2万余元。两起案件共同的特点是:剥夺他人生命,性质恶劣,危害性大。但为何赔偿数额不同呢?很简单,第一个案件中,犯罪嫌疑人除了本身有一定资产外,其家属也自愿为其行为赔付,因而赔付金额非常高。而第二个案件里,犯罪嫌疑人本身是无业游民,无任何资产,其亲属得知其行为后,拒绝为其行为赔付,故而法院在依法调查其个人财产后,做出判决。同样,回复LZ所属两个案件赔偿差异。第一,要更正LZ观点。目前我国对于死亡赔偿是有最低数额标准的,城镇/农村户口只有少量差异,另一个则是地区差。第二,赔偿金额是以犯罪嫌疑人所拥有资产来决定的。药某系在校大学生,其本身并没有财富积累,也没有多少赚钱的可能,其所持有并享受的包括住房,汽车甚至是一些衣物,大多属于其父母。药某年满18周岁,属于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公民。也就是说,药某一审判处死刑后,其父母应当是不会自愿赔偿,而法院判决也只能以药某个人最大的财产作为赔付的依据。而至于本案中夏XX,由于其被判处的是死刑,一般来说,赔偿只能以其个人财产为依据,包括其房屋等折算。也就是俗称的“砸锅卖铁”,即以夏XX最大财产作为赔付标准。请不要小看一名成年人赚钱及资产,65万应当是对其个人财产进行推算得出的。
  • 为什么执行死刑后不让家属领回尸体!药家鑫案是这样吗?

  • 问题补充:为什么执行死刑后不让家属领回尸体!药家鑫案是这样吗?
  • 不是不让!是时间没到!执行死刑后还有程序的!执行死刑后如果捐尸体的话还要被割器官!如果没捐会被拉到火葬场火化!事后通知家人领取!药家鑫也是这样的!犯了罪都这样!不过现在这社会!实乃肮脏之极!要不是上新闻!药家鑫是不会死的!因为实有自首有悔改之意!都是广大人民随风倒的结果!你看看那评论死前都要求处死!真死了!又惋惜空虚了!中国人民思想太糟蛋!需要血的洗礼!
  • 药家鑫 怎么执行死刑

  • 问题补充:现在中国的死刑犯,怎么执行死刑,如果是立刻执行那种,是出了法院就去还是什么?希望不要复制粘贴给我,最佳答案给键盘打字的。大家还是没有说,“怎么执行”啊。是枪毙么,毙哪里
  • 死刑有专门的执行地点。 缓期多少年,再执行死刑的。只要不是立刻执行的,大多都不会死,后面交钱了事。要知道法律是为有钱人服务的,穷人斗不过的。夏俊峰充分证明了。
  • 为什么药家鑫案如此受关注??

  • 问题补充:为什么药家鑫案如此受关注??
  • 药家鑫案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独的个案,而成为一个社会事件”。按照教授们的思路,如果法律让药家鑫活着,则充分体现了“我们这个社会的平和和宽厚之心,我们这个民族的仁慈和宽恕之道”,这前景确实使人神往。问题是,如果药家鑫不死,则不但法律规定的死刑制度失去其存在的意义,而且社会良知的底线被随意突破,那么千万个药家鑫就会接连冒出来。因为“挽救”一个药家鑫,而使千万个药家鑫及无辜者付出惨重代价,这不是法律的应有之义。
  •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