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澄心文萃】张连义:往事之辽河冰凌的记忆

赏美文以澄心 聆妙音以清神

58 / 2019(总第189期)

往事之辽河冰凌的记忆

文 / 张连义

每年三月辽河解冻的时候,我常会徜徉在河岸边,看那冰封了几个月的河面开封后涌动着满河嶙峋洁莹的冰凌相互撞击着叠压着碎裂着,那随潮平推漫涌的气势,总是让我心里蓬蓬勃勃的。

今年辽河没有封冻!

漂浮河面上的一层薄薄冰块缓缓地流动着,辽河在春阳里似乎多了几分温柔,也凭添了几分妩媚。

我生在辽河北岸,在那里度过了人生最美好的童少年时期。在我的记忆里,即使近些年辽河封冻延后,封期缩短,但几乎也没有不封冻的时候。

从小时候起,每到冬天来临就盼着家门前的辽河早日封冻,这样南北岸就不会望不可及,过河就不会因水而难了。河面封冻给河北岸居民生活带来了相对的便利,也给我留下了许多深深的记忆。

记得那时的冬天很冷,厚厚的冰冻得特别结实。封河后,南北两岸车来人往,大人们随时都可以涉冰过河到南岸的城市里;孩童们可以在冰面上学滑冰、打陀螺,在岸边斜坡上滑冰车……

那时,每年封河后爸爸就在冰上用冰排往南岸拉大苇,以此赚点钱补贴家用。我到了十二三岁时,有了一点力气就帮爸爸拉,那脚蹬子(一种防滑的铁齿)踏在冰上的咔咔声至今犹响于耳。

1969年前的河北岸居民吃水都是从辽河截流到大水塘里的水,后来,夏天有了从河南运自来水的船,可是到了冬天,河面封冻,谁家再想吃甜净的自来水,就得靠自家人走冰到河南岸去挑水了。十五岁那年自己已长得壮实了,一次能挑四桶水,往返两次就把水缸挑满了。

让我终生难忘的还是那年我携未婚妻从外地回家过年,节后返回那天,天蒙蒙亮,因起早赶班车,爸爸直把我们送到河岸边。我在冰上那条靠人们走出来的泛黑的冰道上很快到了南岸,当回过头再看对岸时,晨光中仍依稀可见爸爸伫立在岸边的身影。我眼睛模糊了,父亲那份沉甸甸的牵挂和不舍让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回到父母身边工作,两年后终于实现了愿望,那年我24岁。

虽然河面封冻方便了北岸居民,但封冻前和开河后这两个时段的流冰期却是给人们生活带来诸多困难。每当这个短则十几天、长则月余的时候,凡在河南工作的上学的就得投亲靠友、或在单位学校临时住宿熬过那段日子。虽然渡口航运站坚持用舢板,后来用铁皮船破冰摆渡,但在冰凌缝隙中摇摆穿行总是让人提心吊胆的,并且摆渡也没有固定时间,过河的人常常望断流冰,有家难回。

1988年的大年三十儿,我携妻女从河南城区回家过年,谁料到了河岸边方知才封冻了没几天的河面就要开封了,冰上已不能走人。眺望对岸,想想父母在家中已翘盼多时,心急如焚,最后只好求助在某单位的司机朋友开车绕道百余里才得以与父母团聚,这让我深深体会了一把“隔河如隔天”的古话。

2010年辽河大桥终于建成通车,“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亘古之变让河北岸的人们对辽河冰凌的期待和无奈都成为过去,方便快捷、安全舒适的客运交通,让那些关于冰凌的故事都成了以往的记忆,那些往事令我经年不能释怀。

【作者简介】

张连义,老三届(68届),曾为下乡知青。返城瓦房店工作五载,后转营口市。逢社会重学,补读高中,相继毕业于营口教育学院、辽宁师范大学,再入营口电视台作记者、编辑至退休,现仍受聘西市区总工会发挥余热。自谓一生喜书不琢,好文不精,略有几本小册留记,甚愧。

∽∽∽∽∽∽∽∽往期回顾∽∽∽∽∽∽∽∽

(点击浏览)

【澄心文萃】张连义:往事之家乡味道的记忆

【澄心文萃】张连义:往事之风筝的记忆

【澄心文萃】张连义:我爱牡丹

【澄心文萃】张连义:劳燕如此人如斯

【澄心文萃】张连义:也品隔夜茶

【澄心文萃】张连义:赏荷花

【澄心文萃】张连义:鱼趣

【澄心文萃】张连义:看故居

【澄心文萃】张连义:我愿优雅老去

【澄心文萃》张连义:女儿大了 爸爸老了

编辑:晓风夕顾

邮箱:[email protected]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本文网址:https://www.abgongcheng.com/16994.html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