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诗友】总有一只蝴蝶停在梦里

目录高凯丨那只鹰天天在天上练习闪电薄小凉丨绝唱余毒丨赞米亚山巅苏仁聪丨写作让人想哭师建军丨一切的腐朽,将被大雪来掩盖王志美丨学写一首诗招小波丨送一头水鹿上飞机落莎丨今夜天气如何刘雁诗丨下班李月舫丨总有…

目录
高凯丨那只鹰天天在天上练习闪电
薄小凉丨绝唱
余毒丨赞米亚山巅
苏仁聪丨写作让人想哭
师建军丨一切的腐朽,将被大雪来掩盖
王志美丨学写一首诗
招小波丨送一头水鹿上飞机
落莎丨今夜天气如何
刘雁诗丨下班
李月舫丨总有一只蝴蝶停在梦里
刘进庄丨小草
钟树林丨钉子
董庆周丨丰年好大雪
郭作武丨我的乡村
黄佑静丨花草
张胜静丨执迷不悟
董辑丨水手
高凯丨那只鹰天天在天上练习闪电
高凯:1963年生,甘肃省合水县人,现任甘肃省文学院院长、甘肃省作协副主席。出版诗歌、随笔作品10余部,编著40余部,曾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甘肃省文艺突出贡献奖、首届闻一多诗歌大奖、敦煌文艺奖一等奖等诗歌奖。那只鹰是我童年放飞的风筝那只鹰一直在飞那只鹰代表我飞在天上那只鹰也姓高那只鹰天天在天上练习闪电练习驾驭风而且练习播种云朵那只鹰在我一个人翻腾的脑海里那只鹰还布满了雷鸣被那只鹰长久地俯瞰那只鹰是我的2020.12.2兰州
薄小凉丨绝唱
薄小凉:女,诗人,现居安徽濉溪。
我爱你。枇杷叶。月季。蜜
会偷偷哼起歌来
你不懂
这个有青铜属性的女子
横冲直撞
什么撑我活下去什么就逼我死
我每深情一回就衰老一次。天地空旷啊
小院有永恒的雨水
忧伤猛烈。我有帝王的泪
和旧时的病:虫。妇人小杂。龟背。不能食
我认识你的疯狂和绝望
只有这配得上我哭出声音
我没有好生活
没有好手:它习惯了受伤后继续干活
余毒丨赞米亚山巅
余毒:80后,四川古蔺人,汉族蒙古裔。“新世纪中国百大口语诗人”,现居长沙。
这是一座假城
假房子
白墙黑瓦
只有正面
生动的一个立面
构不成房子
城里的人是真的
真切形成了礼仪和红绿灯
不要理会
这些住在墙里的人
使命比山高
带你往更高处
给你也建
一面墙
苏仁聪丨写作让人想哭
苏仁聪:1993年生,云南镇雄人,写诗。作品见《诗刊》《中国作家》《星星》《边疆文学》《绿风》《诗林》《西部》《飞天》《延河》《散文诗世界》等。曾获闻捷诗歌奖等。
写作是一件使人犯困的事,当你写到
冰冷的床铺,夏天漏雨的砖房
有人曾住过但搬走了的老房子
那里留下他的气息和没有收走的衣架
一些废纸,写着他的农民工名单,秋天
他们还没有拿到去年的工资
你在沙发上昏昏欲睡,做一个关于
矿难和坟场的梦
收音机里优雅的女主持人在读一篇小说
黄昏来到窗户你才醒来
写作令人惊异,当你在模糊的记忆中
发现你回家的父亲
他举着一个孩子站在黄昏的桑树下
你突然想起,那是你来世界的第三年
写作令人心疼,当你发现他老了
举不起一杯水
你在布列松和吴家林的摄影中看见自己的故乡
但没有发现一个熟人,你在纸上找了好久
一个个名字,都被神用橡皮擦轻轻擦去
写作让人想哭
师建军丨一切的腐朽,将被大雪来掩盖

师建军:陇上一介布衣。喜撰文写诗,偶有发表,图一乐乎!
别去讨好那些好看的花草和事物
甚至这尔诈我谑的人世
到紧要的千钓一发
到人世的最后一处渡口
没有什么 比一场大雪
来得更及时 或济世
没有什么牵强的借口和笔误
让你的来生和今世一错再错
回头吧 迷路的智者
所有的迷底
只有等候一场大雪来掩盖
笑容和掌声一样尊贵
伶仃大醉时 呓语偷偷丢失
眼泪低垂时 所谓的千山万水
迟迟找不到来时的归程
王志美丨学写一首诗
王志美:云南彝良人,现居河北。
剥开一瓣橘子
放进嘴里

再吃一瓣

再吃一瓣
酸苦
随手丢进垃圾桶
它从不挑剔生活酸苦
2020.12.2
招小波丨送一头水鹿上飞机
一一致颜艾琳
招小波:香港先锋诗歌协会会长,香港《流派》诗刊社社长兼主编,中国大湾区诗汇副主席。著有诗集《一秒的壮丽》(两版)《我用牙齿耕种铁的时代》《假如泰山站起中国的但丁》《流浪的将軍》《小雅一一我写中国当代诗人二百榜》《七弦一一我写诗江湖111户》等十部。
颜艾琳给香港
带来阿里山的气息
那天,她像一道风景
美了一个下午
当她完成了一切礼仪
我自告奋勇送她上飞机
那时我在想
我像护送一头
美丽的水鹿回森林
她回去之后
日月潭才有呦呦的鹿鸣
2017.6.18追记
落莎丨今夜天气如何
落莎:江西南昌人。出版过《落莎诗选》卷一卷二,以及与诗友们的诗歌合集。
周末,他写字来
晚上夜游
下了几天的雨,终于停住
风也少有的安静
避开几对人,我们
从北花园牵手来到了南花园
我问,这么晚了
你想干什么?
他自语说,做一次后
要过许久才能做
我马上说,今天你已做了呀
写字呀,都是男的怎么做
他又说,从长计议
天冷了,不能不顾及你的身体
我说,你的身体
2020.11.30
刘雁诗丨下班
刘雁诗:湖北房县人,现居湖北十堰。业余写作多年,纸媒、网媒均有小说、散文、诗歌发表,近十年主要写作诗歌。
傍晚6:00
我没下班
但是我的心下班了
此刻我的心已经不能
平静地工作
而是隐隐作痛
比大痛,痛
比医生说的痛,痛
既然我的心下班了
我就也下班吧
在微信朋友圈儿
找点儿山上的小雪看
李月舫丨总有一只蝴蝶停在梦里
李月舫:笔名天上月,辽宁凌源人,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中国诗人》《诗歌月刊》《辽河》《辽宁日报》《天津诗人》《山东诗歌》《香稻诗报》《朝阳日报》《牛河梁》等报刊及网络诗歌平台。
因此,趁夜黑,风也低了下去
低到齐腰深的窗台,惊动的尘埃
忽然有了依托。灵动
是可以转嫁的。白日里看到的
终有大部分是真相
两面风光的窗棂,不显暗淡
寄居在屋檐下的风铃
偶然失语。我想救活那双
一再磨合的翅膀
几经翻身,数次摸索
打湿的触角没能探到星空
我悬着。锤炼过的那句大实话
始终窝在心口
刘进庄丨小草
刘进庄:河北保定人,自幼喜欢美术,爱好诗歌,有作品发表在报刊。
你顽强的生命
那个敢争短长
风起的日子
无惧与烈火化为灰烬
只需春风再起
你便摇曳生长
无论是在沟壑
悬崖 还是巨石的碾压
你都无声无息
不声不响
只要给你阳光
你便把生命拉长
你把灵魂深藏地底
在泥土中安静绽放
没人在意你的存在
没人赞美你的顽强
只要有春风
只要有太阳
你便随日月共长
2020 12 02
钟树林丨钉子
钟树林:云南省昆明市宜良县人,省作家协会会员、省根艺美术学会会员。出版诗集《花开的季节》《彩云之南》,散文集《相聚是缘》,小说集《桃花灿烂到天边》《沉香不是木》。小说集《桃花灿烂到天边》获昆明市委、市政府颁发的茶花奖“荣誉奖”。
钉子有大有小,有胖有瘦
但他们善于钻和挤,是员工里的一根筋
钉子性情倔强,直来直去
是一直往前走,还是站着不动
他只听锤子的,别人的话没用
将钉子钉入木头的,是锤子
将钉子弄弯和折断的,也是锤子
他们是一对冤家,却不离不弃
钉子是铁打的,但用好铁打成的
不叫铁钉,叫水泥钉
水泥钉不钉水泥
总是把不相干的两个物体
强扭在一起,比如衣帽架和墙面
数据线和混凝土
一堆木料,几片瓦,工头没来的时候
东一群西一伙,在那交头接耳
一旦有开工的指令,只要一把锤子
一个简单的几何原理,就能盖一所房子
用于遮风或挡雨,那是主人的事
钉子在暗处坚守岗位,一声不吭
董庆周丨丰年好大雪
董庆周:河北诗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文学艺术研究会理事、诗歌艺委会副主任。有作品见于《鸭绿江》《诗选刊》《延河》等。
将云朵剪成小花撒向人间
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蕴酿
晶莹着伞降而来
风吹——雪落
寂寞时刻,你来了
俏了枝头,沁了心头
润泽细无声,无物不美学
去年的雪,早已汇成一条条长河
奔流入海
幻化成一首首音律婉转的诗歌
登上李白望月的船舶
独自徘徊
看雪影里的万家灯火
分开一道风,清凉满脸雪
让雪水滑入胸口
陶醉,忘却曾经的悲伤
仿佛置身于梦幻的舞台中央
想不起别的
除了一声吼唱:丰年好大雪
2020/12/2
郭作武丨我的乡村
郭作武:云南彝良龙安人,乡村教师,昭通市作协会员。有诗在《山东诗歌》《齐鲁文学》《诗歌周刊》《诗眼睛》《西楚文艺》《长江诗歌》《灌河文学》《彝良文学》《杨柳河诗刊》《彧华》杂志等刊物及多个网络平台发表。诗观,我心写我诗。定远文学签约诗人。
在少生娃儿多栽树的日子里
生孩子是一次冒险 一种奢侈
那大片大片的土地上 禾苗少了
留守的人开始扩张
乡村的单小因生源丢了饭碗
完小也因教育均衡学生开始流失
有技能的教师因讨老婆 或因转行离去
叹息声中乡村越来越孤独
靠打工糊口的村民 拖儿带女
背着家 背着生存
走进人地生疏的寂寞
他们 战烈日 顶风雪
日历里没有休假 挣钱是唯一
为儿女能入学 他们跑遍所有”山门”
用铜锈味熏 用肉体换 用裙带找
走在他乡安置着肉身 故乡安置着灵魂的路
黄佑静丨花草
黄佑静:云南彝良人,有诗被自媒体平台推送,现居昆明。
这些年我一直都是这样
睡不着的时候就陪我的花草说说话
我和它说的话比和丈夫说的还要多
我相信它一定比丈夫还要了解
我的需求与渴望
有时候我们说着说着
情不自禁的笑起来
有时候又莫名其妙的泪流满面
我想如果它是一个人
它一定无法忍受我的情绪波动与失控
它一定会厌倦这样的我
所幸它只是一株植物
我讨厌它把身上的灰尘
抖落在我的窗台上
弄脏了洁白的台面
它怪我滴落的眼泪弄湿了它的衣裳
我们就这样相互埋怨着
笑着哭着陪伴着彼此
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难熬的夜
张胜静丨执迷不悟
张胜静:云南彝良小草坝人,县公安局民警,有诗作在《彝良文学》等刊发表。
我这里的天空
开始下雪了
初冬的第一场雪
悄悄从箱底翻出围巾
去年冬天你的礼物
其实立冬时
我就等待着这一天
名正言顺的这一天
黝黑的吊炉
燃起了温暖的火苗
你曾点燃的那把火
熊熊烈火
温热着冰凉的锅底
还有你
往里添材的倩影和娇羞的笑
石磨停止转动
年猪躺在锅里
我翻动着馋馋的味蕾
淡忘了最初的相遇
说了好多次忘记
却又舍不得记忆
连那台格格不入的磨盘
都舍不得扔去
你围着转动的娇躯
总是放肆着心底的寒意
我这里真的下雪了
你那里呢
会不会也在下雪
还是你早已忘记
那一场雪
初冬的那一场雪
2020.11.28.钟鸣
董辑丨水手
董辑:1969年生于吉林大安月亮泡葛喇嘛屯,现居长春。1990年代初开始发表诗歌、评论、散文等作品,诗歌自2001年以来被多次收入春风文艺出版社、辽宁人民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海峡文艺出版社、时代文艺出版社、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等出版的年度诗选和多种选本。著有诗集《夜晚的超现实》《我是我》《字逍遥》。参编《中国诗典》《吉林文笔?诗歌卷》等。现主要写作诗歌、评论、随笔等。
带着已经在心里
激荡了三个月的海浪
带着一身黑又亮的
南太平洋的阳光
你们上岸,把酒吧的地板
踩成轮船的甲板
然后用台风的余韵
吹开红灯下的门板
在舞曲里游得像长出了四肢的鲨鱼
从酒瓶中倒出液态的火焰
醉了,醉得好像大地正在涨潮
醉了,醉得想降下天空的三角帆
这才是水手的日子
这才是生命的真谛
每一个人的身上,都要遍布伤痕的礁石
每一分钱,都要被女人的波浪卷走
每一个人不都是不上船的水手吗
每一天不都是一座最新的码头吗
因此,让灵魂出海,让生命上岸
因此,做生活的水手吧,在时间的大海上
202012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