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明溪县

讲个“鬼故事”:2018年公募基金第一名的收益是负的5%

导读 观点|边风炜:公私募基金为何全部覆灭研判|创新转型主题望成A股明年最大亮点 01 观点 公私募基金为何全部覆灭 2018年所有指数跌幅超过20%,公、私募基金全部覆灭。我坚定认为A股的最大症结在…

导读
观点|边风炜:公私募基金为何全部覆灭
研判|创新转型主题望成A股明年最大亮点
01
观点

公私募基金为何全部覆灭

2018年所有指数跌幅超过20%,公、私募基金全部覆灭。我坚定认为A股的最大症结在于新股制度。从来没有一个市场在连年熊市中能发行一千余家企业。在一个最需要市场化的资本市场,用一种最行政的交易制度来施行,2019年希望有些奇迹能出现。
2018全年交易结束,惨淡的数据让人不仅仅是沮丧,更多是有些悲凉。所有指数跌幅超过20%,公私募基金全部覆灭,公募基金第一名的收益是负的5%,这种数据真让人哭笑不得。从春节后至年底几乎没有像样的行情,每个月都有各种各样的利空,从去杠杆到质押崩盘,从乐视网到长生生物,一连串的“鬼故事”把市场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吓个不轻。回顾2018对投资者而言真是惊涛骇浪。
近期与很多朋友聚会,席间调侃市场自然难免,也有不少人问到A股症结所在,我也在想,如果此时让你说说A股的最大问题所在你会选什么?“流动性?散户化?经济转型?中美摩擦?”,我会选“IPO”。
是的,我坚定认为A股的最大症结在于新股制度。若不能正本清源则其他的无从谈起。
首先是发行数量,不要说审核制抑或注册制,从来没有一个市场在连年熊市中能发行一千余家企业。供求关系的极度失衡,让A股牛短熊长,我们发明的市值配售,看似高明的给了散户中签的愉悦,实则是让一件恶劣的事件披上了合理的外衣,让投资者每周为了中签而认购,让IPO名正言顺地不断发行并最终使得投资者自己喝下自己种下的苦果。如果说让我怀念,那我还是怀念那牛市发行熊市暂停的新股制度。
其次是发行规则,A股的IPO绝大部分发行时存量基本不参与,大量的限售股在之后的三年内如滔滔江水涌向市场,什么新股、次新股,最后99%的新股股价都是腰斩再腰斩,且不说这些企业在审核制下的质量有多假,就这种制度造成的流动性冲击,也必然造成绝大部分企业股价在三年内的必然走低,熊市也就自然不能避免。反观海外大部分企业上市后控股股东占比不超过30%,更不要说脸书、微软等占比低的难以想象,既然你要上市自然要放弃大量存量股份,哪有上市了依然占着60%甚至80%的控股权,那是什么上市公司、什么公众企业,这样的股权结构怎么可能不抛售不减持,不卖不减的大股东难不成是傻子吗?没有合理的存量发行制度,对于IPO的新股我们只有一个对策,不参与、不待见,那些每年说着炒作次新股的朋友们,其实是做了解禁股东们的 “帮凶”,真心建议他们不炒也罢。
最后说说交易制度吧,上市当日44%的涨幅,发行市盈率永远23倍,这是啥规定,有什么参考历史,有什么合理依据吗?所有IPO都能顺利发行上市,然后首日几乎都是44%的涨幅。
A股还有很多问题,如发行门槛能否容纳亏损企业的问题,说了那么多年都没有解决;退市常态化和投资者保护赔偿的问题等等。如果说2018我们所看到的那些去杠杆、中美贸易战等等都是A股下跌的原因的话,那我认为这些问题每轮牛熊都在发生。经济总有周期,世界也总有轮回,2008年的金融风暴、2012年的欧债危机,哪次不吓人,相比这些,我们自己最大的问题才是真正的问题,正本清源,从IPO做起吧。
此时2018年A股最后一个交易日已经收盘,2019年科创板又将应运而生,我们期待科创板的注册制能是真的市场化、国际化的制度创新。股市当然要重融资,但别忘了买单的是投资者,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在2018年最后一个交易日,也谨以此文献给即将到来的2019年和即将推出的科创板。
作为一个在市场20余年的老兵,我们一直期待着市场的进步,也容忍着过程中的不足,但作为新的一年开端,我们真心希望有些改变能发生,有些奇迹能出现。

(边风炜专栏,作者为国泰君安上海研究总监)
02
展望2019

创新转型主题望成A股明年最大亮点

不平静的2018年A股收官,上证综指下跌24.59%。从个股来看,剔除2018年上市新股后,仅991只跑赢上证综指,占比28.66%;其余超过七成个股跑输大盘。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跌幅超50%的个股多达504只,占比14.60%;真正上涨的股票只有220只,占比6.36%。
当赚钱成为小概率事件时,投资者能做的就是控制风险,耐心等待机会的到来。年关之际,大众证券报特邀南京证券研究所副所长、高级宏观分析师陈君君,上海某私募基金经理徐立斌,请两位业内资深人士剖析2019年A股走势及相关投资机会。明年一季度A股艰难磨底
记者:2018年A股表现差强人意,各大指数均创出阶段新低,您认为2019年A股将如何运行?
陈君君:2018年A股跌宕起伏,去杠杆及贸易摩擦等事件导致市场风险偏好下降,各大指数均创出阶段新低。
展望2019年,我们认为企业盈利增速下行及外部环境不确定性等因素仍将扰动A股,但同时政策托底、估值低位以及长线资金布局等将对市场构成一定的支撑。2019年市场面临经济向下和政策托底的持续博弈,预计全年A股大致处于反复磨底过程,走势可能是先抑后扬。具体而言,上半年,房地产投资下滑、中美贸易争端的负面影响将使得宏观经济在年初下滑。在企业盈利增速下行,以及外围美股高位下行压力加大等因素影响下,A股市场面临下行压力,并处于底部震荡。下半年,随着减税、基建补短板、房地产政策边际放松等政策发力,经济有望触底回升,企业盈利逐步见底,投资时钟进入衰退末端,市场对基本面的担忧逐渐好转,A股估值有望得到修复,市场可能触底反弹。
徐立斌:2018年A股全年大跌超过20%,其表现在全球来看几乎是垫底的,这与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并不相符。股市是市场的晴雨表,2018年A股的大跌背后有很多原因,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投资者对于未来宏观经济增速下滑持谨慎态度。
从技术上看,今年上证综指年线收出长阴,月线更是在下跌通道中持续运行,如果没有重大利好打破这一下跌通道,2019年A股很可能继续震荡下行。上证综指在2018年10月19日创出2449点阶段低点,2019年上证综指跌破这一低点是大概率事件。从波动区间来看,2019年上证综指可能在2000点至2600点进行震荡,重心逐步下移是主基调。
从以往经验来看,春节前市场往往会偏暖些。然而一季度往往是市场交投最清淡的时段,大盘产生大行情的概率很低,2019年一季度股指可能持续震荡探底。

美股与A股联动性或减弱

记者:2018年以来,美股见顶后的持续走弱对A股影响较大,您认为A股2019年能摆脱美股的影响吗?需要关注哪些因素对A股的扰动?
陈君君:目前美股与我国股市最大的差异为估值水平处于不同位置,美股估值处于历史高位,在基准利率不断提高与美国经济可能周期性见顶的背景下,美股于2018年四季度开始走弱,然而A股已经于2018年2月份提前走弱,大幅回调之后目前估值已经处于历史底部水平,估值中枢进一步下移的空间有限。
因此,整体上我们认为2019年美股可能的走弱对A股的影响将减弱。同时一些短期或者结构性的影响有可能体现。短期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情绪的传导,美股的大跌对全球资本市场都会造成恐慌情绪,A股也难以独善其身,但中长期A股将回归反映国内基本面;结构性影响主要通过外资进行传导,2016年以来,A股对外开放的步伐在加快,外资已经成为我国股市的主要增量资金来源,在我国经济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前提下,从全球资产配置的角度来说,如果美股持续走弱,那么A股估值与盈利匹配的更好,更具有吸引力。
徐立斌:2018年美股进入调整期,道指在触及26951点后持续下跌。美股的走弱会拖累全球市场,特别是港股,进而影响A股市场。美股虽然有所走弱,但其弹性仍然较好,比如说2018年12月26日,道指强劲反弹近5%。然而A股今年以来跟风美股的步伐有所减弱,特别是当美股大跌之际,A股往往小幅下跌,有时还会逆市上涨,不过幅度均不大;而当美股大幅反弹时,A股也不会跟风上涨,有时甚至下跌。这往往跟A股自身情况有关,更多时候会维持其原有的趋势。2019年投资者美股走势仍会对A股产生影响,投资者应特别注意美股大跌时产生的冲击。
2019年A股需要关注的因素很多,包括:年报业绩情况,会不会进一步杀估值;中美贸易谈判能否取得进展,关注一季度时间窗口;存量资金博弈环境趋于恶劣,多杀多造成题材股轮番下跌;市场中“黑天鹅”对人气的打击;科创板和试点注册制的进展,直接融资比例有望提升,但羸弱的A股能否承受压力。

明年抓主题性机会

记者:2018年,无论是蓝筹还是题材股都有不同幅度的调整,您认为A股2019年哪些行业板块值得关注?
陈君君:2019年,我国将处于企业盈利增速下滑与经济转型并存阶段,同时外资等长期增量资金持续流入不容小视,我们认为企业盈利向龙头公司逐步集中和机构投资者占比逐步提升决定了价值投资依然是全年主基调。传统的核心资产和稳定高股息资产适合作为底仓配置,关注金融、食品饮料、家电等行业的龙头企业;与此同时,政策托底和流动性好转下中小盘相对大盘股的活跃度将较2018年明显改善,主题投资活跃将是A股2019年的重要特征,包括政策驱动和创新转型驱动带来的机会;政策类主题,关注基建、特高压、国企改革等板块;创新转型类主题,关注5G、云计算、新能源汽车等板块。
徐立斌:虽然对于2019年大盘整体并不看好,但板块机会还是可以适当把握,投资者可持续跟踪战略新兴产业中具有核心竞争力的科技成长股,以及受益于稳杠杆的基建板块。此外,主题性机会中关注人工智能、云计算、北斗信息化、5G、医疗信息化、新能源汽车、新零售。

记者 汤晓飞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