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相对剩余价值(相对剩余价值枢要略讲)

相对剩余价值 我们假设大家已经完全透彻剩余价值理论,则社会运转的秘密已经呈现在了你的眼前。现在的问题是,剩余价值分为绝对剩余价值和相对剩余价值,前者无非就是延长劳动时间,而后者最主要的是要改进生产力。…

相对剩余价值

我们假设大家已经完全透彻剩余价值理论,则社会运转的秘密已经呈现在了你的眼前。现在的问题是,剩余价值分为绝对剩余价值和相对剩余价值,前者无非就是延长劳动时间,而后者最主要的是要改进生产力。前者简单粗暴,但有它的绝对界限-因为人一天只有24小时,不可能无限制地压榨;后者则比较晦涩,因此反过来也就没有绝对的界限-即生产力基本上可以看成是可以无限地进步。

为什么说以改进生产力为主要方法从而实现的相对剩余价值理论比较晦涩?有以下几点原因:第一,是这其中所交织的维度比较多,涉及到单个资本、多个资本、社会普遍资本中相对剩余价值的不同表现(而绝对剩余价值无论在单个、多个还是普遍资本中都直接表现为延长劳动时间);第二,其涉及到劳动力价值降低必须要在社会生产力的提高发生在必要生活资料中才可能发生的概念,而这个概念并不明显;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即由于历史的烟云迷雾,劳动力价值的降低目前已经不再表现为工资的降低,反而我们发现,工资基本上只可能是越来越涨的,因此,这为理解社会生产力提高带来的劳动力价值降低-而劳动力又必然是按照它的实际价值支付的-带来了困难。

其实,马克思在论述这个问题的时候,由于当时社会所面对的现象就是最直接的由于生产力的提高而导致工资的普遍降低,因此他也只论述了这工资降低的本质-这既然是一个被所有人所明确看到并接受的现象,因此在这个基础上论述理论并将以上因素叠合在一起就顺理成章。但今天,这个工资降低的本质已经被工资上涨的烟云所掩盖了,因此,今人再读的时候,就会出现理解上的断层,尤其是将以上维度叠加在一起的时候。

所以,这里才是理解相对剩余价值本质的枢纽,我把它称作社会福利扩张性的解决方案(Solution of Welfare Expansion)。这也就是说,在假设我们理解了劳动力价值的降低当且仅当社会生产力的提高发生在必要生活资料时才可能发生这一点以后(即在非必要生活资料的生产部门当中,劳动力价值的支付仍然是按照当时社会必要生活资料来计价),我们需要知道,由于必要生活资料中社会生产力的提高所导致劳动力价值的降低,并非是表现在绝对工资量上,因此并不一定表现为到手工资的减少。其工资当然可以增加,但由于社会生产力的提高所带来的社会总产品丰富度,其增长率一定高于工资的增加率-亦即相对剩余价值一定增加,因此呈现出虽然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们的工资确实普遍是高了,但打工者仍然只是工人,只获得必要生活资料的这个实际情况并没有改变。

因此,以上论述又可以总结为,生产力的提高对社会财富的积累由于相对剩余价值暴涨因而是指数级的,但对个人工资的提高却是线性的,因此这工资的提高只表现在绝对的数字上,但相对于整体的社会财富增长而言,是缩水的,是和马克思时代那表现出来的工资减少是完全同一回事。因此,这里便是相对剩余价值理论的第一惊奇,即现在工资表现为增加和当年工资表现为减少,竟然是同一回事,都是减少,增加竟然就是减少。

然而另一方面,虽然实际上工资应该是减少了,但就是这减少了的实质或增加了的数字,造成了社会福祉的必然绵延,也就是说,毕竟数字是增加了,因此从前要富人才能享受的海滩现在穷人也可以享受,乃至于其它的各类事物、甚至被资本化后的知识的获得,人们的生活水平逐渐提高,幸福感攀升,而世界就可以在这样一套逻辑中稳定而高速地发展前进。看透这一非常之旨,则人焉廋哉,这便是相对剩余价值理论的第二惊奇。

以上两大惊奇是在《资本论》中没有阐述的,但却是相对剩余价值的必然推论和理解的枢纽。因为在《资本论》中,马克思只是说社会生产力的提高导致劳动力价值必然降低,因此工资也就必然减少,同时在当时确实也表现为工资的减少;但现在我们看到的却是工资只有增加的,因此认为是不是马克思不灵了,但却没想到这一切早已在老马的法眼之中。所以,我们必须首先揩拭乌云,才能回到社会生产力的提高导致劳动力价值必然降低这一朴素论断当中。由于这一点表现为社会普遍资本在历史发展演变中的落脚点,是非常宏大的一个视角,因此我们将其称之为大乘。

一旦我们理解了大乘,那么小乘也就好理解了。或者相反,我们如果一定要从小乘开始,也完全可以。小乘状态,就是往小处说,并表现在多个资本的共有状态上,即社会生产力提高当场就可以调节必要劳动和剩余劳动的比例问题,并生产出更多的剩余价值来。这是最简单的道理,在《资本论》中是用a——–b’—b—c来论述的。

除了格局相对更大的大乘、相对较小的小乘以外,还有一个密乘,也就是单个资本家自己悄悄提升生产力,用同样的劳动时间生产出更多的商品,虽然因为他产能的扩大导致了市场潜在必须消化的量也同等扩大、因此不能以市价来卖,但即使他稍微比同行降价销售,也还是稳赚不赔。这一点,也是很简单的道理,在《资本论》中也给出了详细的例子和阐述。

由此可见,基于以上的大乘、小乘和密乘,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导致:1.商品必然更便宜(价值更低);2.剩余价值提高。前者导致社会福利的提高,人们都觉得经济发展了,十分享受;后者导致资本家大赚特赚,更加享受。因此,两者都必然导致社会生产力一定会发展,尤其是在社会上起主导地位的资本家,将更有动力来发展社会生产力。因此,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符合资本主义社会利益。

到此为止,才算是能够彻底理解这社会发展背后的惊世机密。这些都是老马的理论,而本文的价值,主要在于指出了对大乘方面的理解,因为这一块被社会生产力发展本身所遮盖了。而任何一个欠缺发达的头脑,都必然喜欢追求简化地去理解世界,实则是对世界粗暴地强奸,比如,认为说生产力发展了,那人人都好啊,所以生产力就必然会发展啊;或者说,如果现在世界爆发战争,那么你丢我一个原子弹,我丢你一个氢弹,那地球都毁灭了怎么行,所以就一定不会打仗啊。

但确实,生产力必然发展,但不是基于以上那样的粗劣逻辑,而是老马所指出的这背后的深深钩回着的东西,包括大乘部分的两大惊奇;同样道理,是否打仗的背后,也有对政治延续力量的博弈,而政治,就是人们以地缘、民族或其它历史原因所形成的生活共同体的持续样态。因此,所有必然性(The Promise)的背后都是众生一合相(The Promiscuity),这才是最精细的东西,是一个最抽象的结构,也是社会生产力必然发展的真正原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